中国农机化导报.
  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>农机人物>>

   农机医生出诊忙——记桐城市向阳农机服务站负责人徐向阳

    

发布日期:2018年4月26日  来源:中国农机化导报  作者:疏泽民



“喂……好的,我马上就到。”接电话的是安徽省城市向阳农机服务站负责人徐向阳,他驾驶一辆维修服务面包车,沿着村里的水泥路向报修人所在位置疾驰而去。

在挫折中转型

徐向阳是桐城市范岗镇联合村村民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19岁的徐向阳背着父亲制作的毛刷样品下海,走南闯北搞推销。推销需要一副好口才,察言观色、能言善辩,这对于天生内向诚实的徐向阳来说,无异于赶鸭子上架。年下来,别人赚得盆满钵满,而他不仅没赚钱,反而倒贴了路费。父亲叹气说:“向阳,你不是做生意的料啊。”

不是做生意的料,那自己是哪块料呢?徐向阳也在反思:自己对机械感兴趣,何不从事修理行业,当一名平凡的修理工呢?

父亲得知儿子的想法后,便送他去安庆青少年宫学习机械修理。结业后,他在挂镇街头开了间摩托车修理铺。当时摩托车少,他就兼修自行车。自行车在他手里是小儿科,修不过瘾,他又学会了补胎,农用车、三轮车、摩托车、小四轮,样样能拿下。几年后,他的修理技术日益精湛,在当地小有名气;而他,也在修理实践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坐标,咂摸出丝丝甜味来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当地农机手发起成立了桐城市联合收割机协会,聘请他为协会修理工,为会员提供机械维修保养服务。尽管没有系统地参加过培训学习,但凭着对机械原理“一通百通”的悟性和勤学苦钻的韧性,他通过自学,很快掌握了修理技术,全喂入、半喂入式联合收割机的维修保养、故障诊断与排除,没有一样能难得倒他。有一次,他竟然能凭借手机传来的收割机运转声响,“听”出故障部位并远程指挥对方按步骤操作,将“病”机子治好,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“徐向阳是乡村农业机械的名医、神医”,当地群众这样口口相传。

在服务中守信

“名医”、“神医”的价值不仅体现在技术过硬、手到病除,还体现在恪守底线、竭诚服务中。

进入新世纪以来,在农机补贴政策的拉动下,桐城市农机拥有量快速增长,农机维修需求日益旺盛。为了使越来越多的农机具“病有所”,2010年,徐向阳创建了向阳农机服务站,召集了三名修理工,自备运输车辆和零配件,下乡巡回开展农机维修服务。

农机具故障往往没有规律,你无法预见哪台机械何时会出毛病。接到机手报修电话,徐向阳立即带上修理工具和备用零配件,赶赴田间地头进行抢修。农忙季节,时间就是粮食、就是票子,农户留给他检修的时间并不多。徐向阳穿上工作服,卷起裤腿下田,撸起袖子就干。夜里没有灯光,他就用蓄电池接上灯泡照明,彻夜奋战,终于按照对方的时间表将机械修好,没有耽误第二天下田作业。

农业机械泥里走,雨里淋,外露的零部件很容易锈死,拆卸费时费力。别人图省事,采取切割、打孔等方式进行破坏性拆卸,但是徐向阳却不,他用柴油浸,用除锈剂喷,一点点地敲、拧、、剔,尽量降低修理成本。

机械修理专业性强,可谓隔行如隔山,一些机手担心过度“医疗”,小病大治。然而在徐向阳这里,这种担心纯属多余。作为土生土长的庄稼汉,他更懂得种田的辛劳和挣钱的不易,总是想方设法替用户省钱——自己带来的零配件加价,除锈剂、砂纸等修理器材不加钱;在检修中,能够换位替代或修磨恢复的,就不换件;能够更换单个零件的,决不更换部件总成。当然,在换与不换之间,他会根据零件使用寿命、保养周期、作业时长、误工成本,拿出费用最低的维修方案,让用户权衡。徐向阳把用户当成自家人,用户自然十分信赖,时常这样说:由你作主吧——你修机,我放心。

你修机,我放心。这是多么崇高的荣誉。好荣誉就是一张好名片。提起徐向阳的名字,周围几十里的农机手无人不知,每年找他维修保养的固定用户就超过200户,临时约请的不计其数,甚至连与邻市交界的农机户也舍近求远,点名要他过去维修。

徐向阳,已成了民间的大红人。

在辛劳中坚持

红人之所以走红,往往付出了比常人多得多的辛劳和汗水。

提起一路走来的艰辛,他嘿嘿一笑:“不值得一提”。

是的,不值得一提,因为他有一股钻劲。这些年,农业机械更新快,为了尽快掌握新型农机具的结构原理,他总是坚持自学,向书本学,向网络学,向厂家学,向农机校老师学,向老驾驶员学,并将所学知识应用于实践,在实践中不断摸索,刻苦钻研。每一款机型,他都收集了结构图纸和使用说明书,仔细研读,维修中按照图册零件编号向厂家申请发货。在他的书房里,保存的农业机械书籍和结构图册就有厚厚的一堆,足有近百本。

他有一股熬劲。前些年,他报名参加跨区作业应急抢修小组,随编队出征淮南淮北,抢收小麦。五月麦季,天气多变,参加跨区作业的联合收割机,每天都是连续十几个小时超负荷作业,有的甚至一夜通宵。收割机下田时,徐向阳并没有休息,而是烧水送水,为参加会战的机手提供后勤服务;一旦接到抢修任务,立即走进麦海,不顾机体烫手、飞蛾扑脸、蚊叮虫咬和麦芒刺痒,着胳膊,争分夺秒地抢修。下半夜瞌睡来袭,机手可以小眯一会,而他却不能休息,必须熬到底。要是遇到烧瓦抱轴之类的大故障,他就多叫几个助手,一夜不眨眼皮,赶在天亮前把机子修好,从未耽误收割进度。连续一周熬夜,他变得更黑了,更瘦了,却从不叫苦叫累,始终咬牙坚持,顺利完成了跨区作业应急保障任务。

他有一股韧劲。修理是件苦差事,尤其是像他这样带着工具下乡来回奔跑的农机“赤脚医生”,更是辛苦。弯腰、低头、平躺、下蹲,都是常见的姿势,几十分钟不换体位。仰躺在车架下狭小的空间举手螺丝,抡起大铁锤锤击难拆的锈蚀件,搬运笨重的轮毂、壳盖等铸铁件,既耗费体力,也需要毅力,一天下来,常常是手酸腰胀背痛膝盖麻。

除了苦,还有脏。手上、外套上总是油腻腻的,汗水渍进眼里,蚊虫叮咬在脸上,手背一抹,就成了大花脸;手掌纹、指甲缝,黑乎乎的油污难以洗清;回到家,身上总带有一股机油味,甚至连头发里都是,从来没有嫌弃过。

因为脏,因为苦,因为累,很多人不愿意干。但是他却不,自从爱上它,就跟它铆上了劲,二十五年来一直默默坚守,不改初心。每年从正月十六到冬小麦播种结束,全年三百多天都在忙于“出诊”,累并快乐着。正是由于他的坚守,机手没有了“维修难”的后顾之忧,才可以甩开膀子加油干,农民种田也更有了盼头和奔头。

一生只做一件事,就成了工匠。二十五年来默默坚守农机修理一线的徐向阳,俨然一名乡土工匠。从青春年少到奔四奔五,他顶烈日,冒风雨,下泥田,哪里需要哪里去,是活跃在田间地头名副其实的农机“赤脚医生”;他的流动服务车,犹如盛开在阡陌间的向阳花,那么朴实,那么美丽,一路芬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徐向阳(右一)和修理工检修拖拉机

 

打印』『关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讨论与思考 
 
老区人民的呼唤——南方丘陵...
 
应抓好农机合作社的安全生产
 
农机保险政策实施现状及建议
 
看农机安全监管的对象内容怎...
 
谈农机购置补贴方式的自我完...
 
加强农机监理工作之我见
 
推进枝江“法治农机”建设的...
 
宁夏农机监理现状及未来发展...
 
建立规范的农机安全管理之路
 
安全论坛:农机安全文化建设...
 
建立农机事故先行报告制度很...
 
南漳农机监理整村推进存在的...
 
探讨“国三标准”下农机监理...
更多...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综合新闻 
 
中国农机院将设青岛分院即墨...
 
中国设施园艺科技与产业创新...
 
行业巨头牵手 农机无人驾驶...
 
2018中国谷物干燥机械装...
 
百名农机农艺专家共议小麦生...
 
春耕风景美
 
2017年《白皮书》新鲜出...
 
中国粮食安全智能干燥峰会将...
 
《中国农业百科全书·农业机...
 
“亲土种植,富养天下——守...
 
雷沃智能农机在新疆打造“智...
 
“雷沃杯”20佳农机合作社...
 
农机安全规章宣贯培训班在京...
更多...    
     相关新闻: 
 
陈文斌:“护航”农机三十载的全国标兵
 
给农户当个好参谋
 
王桂民当选“全国农业劳动模范”
 
两部委将评选全国农业劳模
 
我就是一根筋地往前走

 

声明:本网站内容由农业部下属中国农机安全报社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

 

中国农机安全报社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南路96     邮编: 100122

 

网站联系电话:010-59199218 59199217     E-MAIL: zhgnjxw@163.com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ICP06068124